• 专家呼吁:培育高价值专利,亟需产业与政府共同发力
  • [发布日期:2018-03-19][点击数:] [文章来源:知识产权报]
  •   

      加强政策引导 完善评价体系

      “只有找准产业痛点、加强政策引导,由产业和政府各担其责、同频共振,才能真正做好高价值专利培育工作。”近日,在由中国知识产权研究会(下称研究会)举办的“高价值专利培育与投融资促进有关工作专家咨询会”上,来自政府、科研院所、企业以及服务机构的专家,齐商共议,围绕高价值专利培育等议题出谋献策。

      “党的十九大报告指出,我国经济已由高速增长阶段转向高质量发展阶段。今年两会期间,习近平总书记到广东等代表团参加审议时强调,要‘推进高质量发展的体制机制’。推动高质量发展,关键是提升知识产权创造和运用能力。” 研究会秘书长赵志彬表示,集众智、聚众力,大力推进高价值专利培育,已成为深入实施创新驱动发展战略和推动经济高质量发展的客观要求和现实需要。

      着眼痛点 产业精准挖掘

      作为高价值专利,最重要的“价值”是什么?

      在国家知识产权局专利局机械发明审查部轻工机械处副处长马天琪看来,“高价值专利应具备技术价值、法律价值及市场价值,三者缺一不可。”他认为,技术价值是“蛋黄”,是核心;法律价值是“蛋壳”,是对核心的有效保护、对保护范围的合理界定;市场价值则是高价值专利在产品化、市场化过程中带来的预期收益。

      国家知识产权运营公共服务平台副总经理于立彪进一步强调,从专利运营从业者的角度来看,高价值专利最重要的价值在于,其是否能带来可观的经济利益。“高价值专利通常是一系列专利组合,判断该专利组合是否具有高价值,最重要的判断依据是该专利组合是否能解决市场痛点。不能解决市场痛点就没有回报,也就不能带来价值,所以称不上高价值专利。”

      于立彪的观点,得到了创新主体的充分认可。北京旷视科技有限公司成立于2015年。三年来,该公司从最初只有30名员工的初创企业,发展成目前员工数量超过1000人的企业,在人工智能人脸识别领域拥有一席之地。“在还没有广泛倡导‘高价值专利’的时候,我们内部其实已经有了对应的概念,叫‘重要专利’。我们也是从技术、法律及市场三个维度来把控‘高价值’专利的价值。我们会通过技术交底、专家评审等既定的工作程序,来找准市场缺口、筛选技术方案、确定研发方向,确保高价值专利的产出。”该公司知识产权总监赵礼杰介绍,高价值专利的产生有很多不确定性,因此公司极其重视高价值专利培育的精确性,以提高投入效率。

      正是由于高价值专利产出的“不确定性”,使得高价值专利的培育具有产业性的特点。江苏大学教授、江苏省知识产权研究中心主任唐恒发现,就江苏省而言,连云港市在经济发展上相对落后,但是在高价值专利培育方面却先行一步。2015年,江苏省开展高价值专利培育示范工作的第一年,位于连云港市的江苏恒瑞医药股份有限公司就被评为高价值专利培育示范中心,获得500万元专项支持,并且此后连云港市每年都有企业入选,截至目前已入选3家。“这3家企业都属于生物医药产业。所以我们认为,高价值专利的培育必须着眼于产业进行精准挖掘。”唐恒表示。

      构筑体系 政府有力保障

      “除通过强化技术预见性以实现高水平创造,确保研发投入产业关键问题外,培育高价值专利,还需要撰写高水平的专利申请文件,建立代理质量公开制度、代理质量监督制度、代理责任追究制度;要强化专利审查对代理质量的引导;要建立科学的专利价值评估系统和方法;要改革科技政策中的知识产权政策等。”中国科学院科技战略咨询研究院研究员宋河发表示,代理质量监督等工作,都是由政府主导推进的宏观管理工作。因此,“除了产业自发开展之外,政府在高价值专利培育工作中更是发挥着重要的推动和保障作用。”

      围绕政府在培育高价值专利中发挥的重要作用,唐恒介绍,江苏省的高价值专利培育工作是随着国家知识产权局在全国广泛推进知识产权贯标工作的大背景下快速发展的。2015年,江苏省省委省政府出台《关于加快建设知识产权强省的意见》,把高价值专利作为基础工作进行部署。“当时提出的目标,是未来5年在全省建设100个高价值专利培育示范中心。现在看来,这项工作的成效已经充分凸显,江苏企业正在完成对知识产权从知晓到创造、从无序到规范、从简单比拼数量到追求更高价值的转型升级。所以说江苏省的高价值专利培育工作不完全是靠企业自发、更多是靠政府来推动的。”

      然而,高价值专利培育尚在探索之中,需要不断总结完善。在现有成绩的基础上,作为高价值专利培育的战略引导者,政府部门仍需对相关政策措施进行持续改进。“目前来看,在政府推进有关高价值专利培育的各项工作中,专利价值评估是相对薄弱的环节之一。”国家知识产权局知识产权发展研究中心副主任陈燕认为。因此,在北京中金浩资产评估有限责任公司首席评估师马新明“可借鉴国外经验解决专利处置难”的建议基础上,陈燕提出,用传统资产评估模式对知识产权,特别是专利进行评估是不太适合的,专利价值的评估体系需要针对不同的产业进行制定。

      “高价值专利培育是系统工程,也是长期工作,需要包括政府部门、学术界、创新主体等有关方面科学规划、多方联动,继续撸起袖子加油干,为我国知识产权强国建设筑牢根基。” 赵志彬强调。(知识产权报 通讯员 卢学红)